东京奥运倒计时一周年变局是否孕育着新希望

7月23日,日本东京,新国立竞技场依然静默地伫立着。

如果没有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这里本该早已熙来攘往,充斥着激情、力量与荷尔蒙,成为无数运动健儿的心之向往。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东京奥运会的推迟也加速了国际奥委会自上而下降低办赛成本工作改革的推动。

位于日本东京站前的奥运会倒计时电子钟。

近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就曾透露取消奥运会损失巨大,导致的浪费是举办奥运会的两到三倍。

当一天以后的夜幕降临,新国立竞技场更将以一场盛大的开幕仪式,宣告着这颗星球四年一度的体育盛会到来。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奥林匹克运动带来极大的震荡,但经过了最初的慌乱,国际奥委会、各国家(地区)奥委会和各国际单项组织的积极协作,也为后疫情时代奥林匹克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新思路。

与此同时,一场延期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也从无到有的铺陈开来。

在经历了波云诡谲的互相扯皮过后,东京奥组委终于与国际奥委会就延期成本的承担达成一致,后者为东京奥运会注入高达6.5亿美元的强心剂,也让延期的奥运会从二度危机的边缘重新拉回正轨。

日本东京街头随处可见奥运元素。

7月初,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所有的比赛场馆都已经敲定,这标志着筹备工作在奥运会被推迟三个多月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作为世界500强第18位的中国建筑旗下的骨干子企业,在海外深耕30余年,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设了众多地标性建筑。此次服贸会,中建二局也带来了核电、文旅、城市更新等业态建设,装配式建筑、建筑3D打印等技术中的“智慧奥秘”,助力服贸会吸引世界的目光。

世界体育共同面临的棘手问题逐一得到解决,东京奥运会也愈加向着成为“抗击疫情胜利标志”的目标前进。

日本关于支持奥运举办的民调腰斩(资料图)

东京奥运会筹办工作重回正轨,无疑给世界体坛重启极大的信心。

风雨过后并非彩虹即现,取消或再度推迟的阴云依然笼罩在东京的上空。

原本将于2020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奥林匹克运动就此迎来百年未有之变局。

尽管巴赫再次声明:““我们是来组织比赛的,而不是取消比赛”,但恐怕也无力改变东京奥运会再次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随之而来的,是东京奥运会赛程、运动员参赛资格、资格赛等一系列伴生问题的尘埃落定。

事实上,数十年来,诸如此类的批评并不在少数,各国和地区对申办这样一场大型国际体育赛事的顾虑已日益增长。

从国际奥委会、国际体育单项组织、甚至每一位与奥林匹克运动息息相关的人们,都在这场剧变中迅速付诸行动,或携手共进,或奔走呼吁,或默默祈祷……

马卡蒂市作为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大都会的金融、商业、文化和娱乐枢纽,是菲律宾的金融中心、商业办公中心、各国大使馆驻地和高端住宅区,也是菲律宾当地的跨国企业、金融企业、政府机构和本土大型企业总部的首选驻地,日间聚集450万的活动人口。高密度的人口和落后的公共交通设施导致地面交通负荷过重,该项目建成后,将极大地改善当地交通环境,拓展城市发展空间,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提升城市影响力,进一步巩固中菲两国传统友谊与合作成果。

在明年春天到来之前,关乎这场奥运会的命运之锥依然悬而未决。

据了解,该项目位于菲律宾马卡蒂市,主要建设一条总长约7.69公里的地铁,包括7个地下车站、1个车辆基地和1个控制中心,涉及土建和机电工程等各系统的设计、采购、施工全过程,是菲律宾首条地铁项目。项目将推动中国地铁建设整体产业的海外发展,有效带动中国轨道交通高新技术走出去。

但在疫情依然在全球肆虐的背景下,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决定权已然不在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的手中。

2020年东京奥运会有明体育馆建成开放。

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崭新的轮廓正愈加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指出,群体免疫是指大多数民众都通过感染、康复或接种疫苗而对某种疾病免疫。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由于感染载体不足,其他没有免疫力的人也不太可能感染病毒。

但如今,这栋有着96年历史的宏伟建筑只能在漫长黑夜中静候日出,如同此后的365个昼夜,世界体坛也唯有等待,并在变局中孕育新的希望。

菲律宾马卡蒂地铁大交通EPC项目

日本国立竞技场外景。

其中,降低申办预算则是国际奥委会在奥林匹克2020议程中提出的三大建议之一。

推迟至2021年,已经让主办方背负上3000亿日元的额外成本,如再生变故,恐怕谁也无法承担所带来的后果。

然而福奇认为,如果所有人都染上了新冠病毒,哪怕有很大一部分人没有表现出症状,也会有很多人因此死亡。“在美国,有很多人患有肥胖症、高血压以及糖尿病。如果所有人都被感染,那么死亡人数将会非常巨大,绝对不能接受。”

来自日本医学专家的悲观预估,迫使主办方多次出面解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若仍无法举办,那将被取消”的言论则更加引发各方震动。

简化200余项流程、节约成本达成共识,在这场始料未及的漩涡中,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正加速解决奥运延期所带来的次生难题。

国立竞技场外的奥运五环标识

数据腰斩的背后,是在各方压力下酿成的信心流失,这其中有疫情、有经济、也有人心。

2020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此举引发的经济损失也引发了外界对于奥运会花销过多的质疑。

确保原有场馆能够在推迟后的比赛时间继续使用,成为了东京奥组委的重点工作之一。

3月24日,当全球民众依然在新冠病毒的笼罩下惊魂未定,受迫于疫情迅速蔓延,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艰难决定。

当地时间7月19日,日本共同社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仅有23.9%的受访民众,支持东京奥运会在2021年夏季按原计划进行。但在一个月前,还有46.3%的受访者赞成奥运会如期举行。

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也强调有充足的信心举办一届安全的奥运会,“奥运会延期后,我们仅花了4个月就敲定全部赛程,国际奥委会对此表示极大的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