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的海底捞没有停止扩张

本文核心观点 1.头部餐企短期受疫情影响较直接,但长期发展仍值得看好; 2.海底捞市占率仅0.5%,未来还有很大的增长红利和扩容空间; 3.海底捞表面看似亏损,实则在抄底。

海底捞或将面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餐厅大量关闭,餐饮市场供给相对收缩,而疫情后期的消费需求却在逐步释放。对海底捞来说,逆势扩张,收割因为疫情倒闭的火锅企业的市场份额,是头部企业才有的实力和底气。

《新冠疫情下3月中国餐饮业生存现状报告》显示,3月份,全国36.28%的餐企已经关闭部分或全部门店,行业从业人员锐减,平均每6-7分钟就倒闭一家餐饮企业。

但我国菜系众多且地域差异较大,消费者口味多元化,在不同时期会选择不同的细分领域,消费者粘性低,因此导致餐饮市场虽然大,但集中度非常低。

随着疫情好转,餐厅运营逐步恢复,行业的忧虑在慢慢减轻。但疫情曾给餐饮业和餐饮人带来的恐惧与压力,让无数试图进军餐饮行业的人,站在门外徘徊。

九毛九近日业绩预警,预计2020上半年收入同比下降23%,从盈利1.64亿人民币跌至负值。

海底捞作为头部企业,已经占据了很多餐饮企业不具备的优势,相比营收断崖式巨跌或直接倒闭的中低端餐企,营收下滑20%的已是相对安全。

7月7日,海底捞发布2020上半年业绩盈利警告,预计收入相较于2019年同期下降约20%,预期所录得净亏损介于人民币9亿元至10亿元不等。

其实,在疫情之前,海底捞已经进入了快速扩张期,2018年以前,每年海底捞新开门店在30家左右,2018年门店新增262家,2019年新开门店302家,截至2019年年末,整体门店数已达768家。

餐饮行业在此次疫情当中受损严重,在大量门店停业,毫无收入的情况下还要担负租金、人力等支出,干耗成本状态下谁都不堪负重。

大规模闭店,几乎切断了海底捞近两月的收入来源,但人力、门店租金等刚性成本支出仍要继续。

这些规模小、成本高、管理和竞争力相对较弱的个体餐饮商铺,在疫情冲击下,现金流和资金受阻,最容易倒闭。

不过,恢复营业还是带来了明显改变。从海底捞的营收幅度变化来看,公告显示其上半年营收比去年同期降低20%,但是一季度的降幅却在40%以上,二季度的营收无疑得到较大增长。

海底捞表面亏损,实则在抄底

火锅是中国餐饮行业最佳赛道,最适合连锁化经营。

下沉、海外,都是主要的扩张方向。

从整个餐饮行业来看,2020年1-5月全国餐饮收入11346亿元,同比下降36.5%。

而线上销售的企业在硬件、物流、门店风格、企业形象方面和传统企业相比都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如何拥抱线上,不被来自云端的对手击败,可能是海底捞等传统餐饮巨头,接下来需要考虑的事情。

呷哺呷哺同样在一月份关闭了大陆941间餐厅。根据2019年财报,其全年净利润已经下降37.7%,下半年跌幅扩大至近51%。

但受疫情影响,集团自2020年1月底暂停中国大陆的所有门店营业,到4月中旬才全面恢复。

2019年,国内火锅整体规模5304亿元,在餐饮整体盘子中占到13.9%。海底捞市占率仅0.5%,也许正是因此,市场才敢于给出高达数十倍的市盈率,和各种财务数据上体现不出来的信心。

国内的下沉市场,二线及以下城市门店数占比逐步提升,由2015年66%提升至2019H1的75%。2018年以来门店增速超过70%,且高扩张下同店表现仍然突出。

这是疫情在给餐饮行业带来负面影响的同时,给行业带来的变革、加速和运营模式的颠覆。

疫情期间,公司仍在持续推进门店网络的扩张,如今年新开逾300家,总店数将正式突破上千家。

尽管海底捞门店经营表现在重新营业后正逐步改善,但疫情并未被完全控制,其经营恢复程度及恢复所需的时间仍不确定。

规模相对较大的上市餐饮企业,也在疫情期间遭遇滑铁卢,一季度业绩也同样全部亏损。

从第二季度开始,餐饮行业已经在逐步迎来复苏。截至六月,全国餐饮门店开业率达到97.14%,销售额和客流量恢复到正常情况的60%至70%,6月头部企业客流量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80%左右。

身为龙头的海底捞,承受的压力更大。2019年报财报显示,大陆地区门店数量共计768家,员工人数超十万名,半数门店停业近两月时间。

除此之外,疫情并未改变公司全年的开店计划。目前,海底捞2020年签约待开业门店已有303家,其中93家已经在上半年进场装修,这进一步增加了海底捞的亏损数额。

同为港股上市的餐饮公司九毛九,疫情期间,为了节省开支,关闭了客流较少的门店,并将餐厅从北京、天津、武汉三个城市撤出,目前主要分布在东南地区。

决赛中,拜仁将面对另一支法甲球队巴黎圣日耳曼。拜仁上一次进入欧冠决赛还是7年前,而大巴黎则是首度登上欧冠决赛的赛场。北京时间8月24日凌晨,双方将在里斯本光明球场进行最后的争夺。(完)

疫情期间,餐饮行业的线上销售增速普遍都在20%以上,甚至约有5%的餐饮企业凭借线上销售实现了整体业绩的逆势增长。

公告中,海底捞明确地将原因指向新冠疫情。

小型餐饮企业的离场,潜在的创业者不愿入场。对海底捞来说,这反而是抄底的好机会。

二三线及以下城市,海底捞客单价相对较低,95元/人左右,2019年翻台率为4.7左右,基本与一线城市持平。叠加选址、房租优势和品牌影响力优势,海底捞在低线城市的挖掘空间仍然不小。

2010年之后,海底捞开始进军海外,如今国际化布局已小有成效。截至2019年末,海外门店(包括香港、澳门、中国台湾及海外)数量达52家门店,营收超过22.7亿元。

海底捞发布的盈利警告和补充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收入相较2019年同期下降约20%。

2019年,我国餐饮行业的规模超过4.67万亿元,近5年增速保持7%-16%之间,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测算,预计2019-2022年餐饮行业复合年均增长率为9.6%,市场前景广阔。

提前倒下的,多是抗风险能力弱的小型餐饮企业。天眼查数据,我国目前共有超过1000万家餐饮企业,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超过95%。

翻台率稳中小升也在证明行业复苏带来的改变。5至6月,门店整体翻台率已恢复至每日3至3.5次左右。

易边再战,下半场第88分钟,莱万多夫斯基远距离头球攻破了法甲球队的大门,他在收获个人本赛季欧冠第15球的同时,帮助拜仁以3球完胜对手,进入到欧冠决赛。

上半年预计损失近十亿

2019年财报显示,海底捞餐厅全年营业收入为255.9亿元,占总营收比重超过98%,餐厅平均翻台率4.8次/天。毫无疑问,堂食餐饮是海底捞的主要营收来源。

除此之外,A股上市的餐饮公司广州酒家,一季度的餐饮业务收入同比下滑54.10%,西安饮食亏数千万、全聚德亏1亿多,行业收入整体下跌。

独中两元的格纳布里当选为本场比赛MVP。赛后,他在评价本场比赛时说道:“在整个比赛过程中,里昂一直对我们施压,我必须说一开始没被进球是我们走运,后来我们状态渐佳。现在,我们渴望拿下三冠王!周日的比赛(当地时间)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但在资本市场上,该盈利警告似乎对海底捞影响不大。市场对海底捞的信心之强,超过了大多数人的预期。

成千上万的小餐饮公司,构成了我国庞大餐饮行业的“基本盘”。

根据中国饭店协会研究院发布的《新冠疫情下3月中国餐饮业生存现状报告》,有36.28%的餐企已经关闭部分或者全部门店,59.8%的餐企表示目前门店数目仍然保持现状,仅有3.92%的餐企表示目前实现逆势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