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抗疫期间“几无建树”蓬佩奥是“史上最差国务卿”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30日发文称,蓬佩奥疫情期间的表现“几无建树”,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国务卿之一。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让我们回顾历史上美国国务卿在重大国际危机时刻是如何行事的:全球联动(至少以电话的方式),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反应方案,促使各国支持该方案——从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开始。

对于意大利的疫情发展,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日表示,中方愿根据意方需要,在疫情防控、医疗救治等方面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愿同意大利方面加强专业领域沟通,交流疫情防控经验和技术。(海外网 汪梦唐)

4月1日,当七国集团外长通过电话被召集到一起时,蓬佩奥曾有机会展现领导力。如果是美国前国务卿如詹姆斯·贝克、乔治·舒尔茨或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参会的话,他们可能会带着世界主要国家达成的一份明确的宗旨声明露面。这份声明或许是援助贫困国家和难民的承诺。这些国家和难民面临新冠肺炎带来的毁灭。

过于激愤的言论对意大利人和其他欧洲人来说没有多少意义。欧洲人对中国提供的医疗设备表示欢迎,而他们从华盛顿那里却什么都没得到。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说:“有关谁在领导世界的观点将永久改变,而答案不会是美国。”

如果是这样,蓬佩奥不是唯一要负责任的人。上周他的大部分作为无疑是为了取悦他的老板——“美国优先”政策的主要推动者。但这不会改变历史对这位国务卿的看法:蓬佩奥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将使他成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国务卿之一。

现在再来想想迈克·蓬佩奥上周是如何度过的,当时新冠肺炎病例数在美国和很多其他国家大幅攀升。但在3月30日,他却沉溺于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之间毫无意义的口水战。他指责哈梅内伊在有关伊朗严重的新冠疫情的问题上撒谎。

蓬佩奥的反华举动甚至更加无意义。他致力于将疫情的暴发归咎于北京,似乎试图阻止中国援助其他国家的努力——这些举措是特朗普政府做不到的。

当更有责任心的领导人努力遏制新冠肺炎大流行时,蓬佩奥却在追求他钟爱的事业,就好像其他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在针对伊朗的“极限施压”运动上尤其如此——他比任何其他官员都更热衷于推动这场运动。伊朗是世界上新冠病毒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甚至英国等美国的亲密盟友都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制裁,因为制裁措施会阻碍向伊朗八千万民众运输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然而,蓬佩奥似乎将这场疫情视为一种深化“极限施压”的便利手段。目的为何?结果不大可能是政权更迭,尽管蓬佩奥已经表明这是他想要的。更可能的情况是无辜民众大批死亡,以及美国标榜的人道主义更加不得人心。

防控等级下调,正赶上“五一”小长假到来,给市民生活带来更多便利。但是身心可以放松,自我千万别放飞,仍需做到“通风报信”“口捂遮拦”“漱手就勤”,尽量不要跨省跨市去旅游,要学会“预约旅游”,挑选距离合适、人流适中的地方,确保安全至上,断绝一切聚集性疫情出现的可能。

思想不松绑,行动才不松劲。从疫情排查到加大科研攻关力度,从优化防护物资调配到开展援企、稳岗、扩就业工作,各条战线依然需要坚决做到疫情防控节奏不变、力度不减、尺度不松。将严格社区管控、严格进京检查站管理、严格学校常态化管理、严格复工复产管理、严格落实常态化监测、严格就医管理、严格境外返京人员管理、严格落实四方责任、严格个人卫生管理九个“严格”落实到位,坚持实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防控策略,一时一刻不放松,一丝一毫不马虎。

然而,现任国务卿蓬佩奥的做法却截然不同。他阻挠七国集团发布任何公报,因为其他外长合乎情理地拒绝支持他狭隘的主张——他坚持要在公报中提及“武汉病毒”。他发出的信息很明确:对本届美国政府而言,在针对北京的舆论上得分比同英国、法国、德国及其他亲密盟友达成共识更重要。

还有任何其他在紧急状况下表现更糟糕的国务卿吗?自二战以来,不可能想出比蓬佩奥更没有效率的国务卿了。在这个糟糕透顶的星期之前的一个月里,蓬佩奥在新冠肺炎的问题上几乎毫无建树,他只有一次出现在特朗普每日一次的新闻发布会兼“真人秀”上。

意大利的疫情在2月下旬爆发,主要集中在北部的伦巴第和威尼托区。受疫情影响,美国、法国、西班牙、希腊、俄罗斯等国提高了对前往意大利的旅行警告,土耳其决定停飞往返意大利航线。